我回到奶奶家后,都会逗着后门的那只黑狗玩。

那只狗瘦瘦的,身姿十分挺拔。一身黑色的皮毛泛着油光,看上去可神气了。它的眼睛圆圆的、黑黑的,警觉的打量着四周,时刻提防陌生人的靠近,守门的工作做得可好呢。

我刚去时,那只黑狗压根不认识我,一直冲着我汪汪直叫,那叫声凶狠,仿佛要挣脱铁索,扑上来拼命,我被吓得胆战心惊。这时奶奶走过来,黑狗才安静下来,奶奶向我介绍:“这只狗叫大黑,别的不说,它看家的本领可不错呢!”说着就微笑着拍了拍大黑的脑袋。时间一长,我和大黑也渐渐熟了,每次吃完饭后,我都会迫不及待地把吃剩的饭菜的肉骨头、虾壳、鱼刺……装在盘子里送给大黑吃。我先用筷子夹起一个肉骨头,向它的小屋子里扔去,而大黑则迅速跑到那里,用前爪按住骨头,张开大嘴,使劲地嗗咬骨头。我正在担心这么硬的骨头它能不能嚼碎的时候,大黑却早已吃了个精光,还摇头尾巴,感激地看着我,像是在说:“味道可真不错呀,谢谢你!”我开心地将剩下的食物倒进了它的饭盆,它轻轻地叫了两声,继续摇着尾巴快乐地享受着它的美食了。

每当我们离开奶奶家时,大黑都会依依不舍地望着我,用它那楚楚可怜的目光向我们告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