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1
子曰:学而时习之,不亦悦乎;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;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。

中国的乐感文化。悦、乐。
李泽厚,美学四讲,审美三层次:悦耳悦目、悦心悦意、悦志悦神。
感:学而为人,个体也;友朋来而乐,群体也;群而不失个体之尊严,人之价值也。

1.2
有子曰:其为人也孝弟,而好犯上者,鲜矣;不好犯上,而好作乱者,未之有也。君子务本,本立而道生。孝弟也者,其为仁之本与!

孔子讲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,是在构建一个体系健全、环环相扣的人格模型。他从行为入手,而后诉诸情感,最后上升为思想与理念,再由思想理念指导人的行为。而今来读,该条的重点在于:君子务本,本立而道生!而这个“本”,更多的应该在家庭、在亲情、在伦理。

1.3
子曰:巧言令色,鲜矣仁!

《正义》包曰:巧言,好其言语;令色,善其颜色;皆欲令人说之!
生活中这样的人常有,也是人们一般情况下乐意去接受的人。但这样的人,在“仁”这个方面,却是不能做好的。“仁”的特征是“爱”,花言巧语,口蜜腹剑,待人虚伪,对事对人无真诚的情愫,是不具体“爱”人的基本条件的。

1.4
曾子曰:吾日三省吾身——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?

忠者,尽心尽力;信者,诚信、守信;传者,讲述、教授;习者,实践、研究。
与人相交,信义为先。为师者,更应该看中最后一句:传不习乎?我们在讲台上教授的知识,自己有过实践、有过检验吗?如果不做准备,没有践行,就有可能会谬种流传,误人子弟。自己也就成了一个言行不一,品学分离,为人不齿的人了。

1.5
子曰:道千乘之国,敬事而信,节用而爱人,使民以时

管理要讲究方法。心中有责任感,对人对事要有敬畏之心,做事要恪守信用之道。无论是金钱亦或是个人的私欲,都要懂得克制,要将更多的爱心奉献给他人。用人要有方、有道,要适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