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同学们的鼓励下,回忆过去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了。于是闲下来的时间里,就不断地重温和书写。有些事情着实有些模糊了,我只能根据印象去写了,如果与历史有出入,还请谅解,欢迎指正。

经义楼

1998年的如师只有一幢教学楼,后来我们把她称之为经义楼,取自校歌中的“经义治事,安定遗风”。

教学楼共有五层,是典型的中轴对称建筑,从中间楼梯算起东西各三间教室,最外围是办公室及东西楼道。中楼梯的设计也是对称的,呈“山”字状,若是先生站在五楼俯瞰学子上下,必有“天下才子,尽入我彀中”的感慨。楼虽不高,尽显厚重!

我们的教室自然是上不了五楼。学校当时编排班级的规则大概是一楼为一年级,二楼为二年级,三楼为三年级,四楼是大专班,五楼是学校三年才招一届的英语班。

1998年9月18日晚上大概6点左右,3号楼105宿舍的10个男生在基本熟识之后,一起顺着人流从宿舍区来到教学区,走进了教学楼一层东边第二间教室——98级五普2班。进入教室,看到前面的黑板上是用粉笔精心书写的艺术字“欢迎你,新同学!”,后面的黑板上是关于学校历史及迎新的一期板报,字迹工整、插画美观。中午见到的那个有些腼腆的老师已经等候在教室里了,看得出他有些紧张(亦或是激动)。他告诉我们,座位已经排好了,大家根据座位表找位置坐下来。我的位置是第一大组第二排最后一个,我的同桌是一位如东老乡,他有着比我高的个子、柔软且长并贴在脑门上的头发、大得多的眼睛和嘴巴,还有比我洋气且响亮得多的名字——冯锐。

6点30分,铃声响了。班主任走上讲台,有些不自然的微笑着、清了清嗓子、并一再推了推眼镜后宣布班级的第一次班会课开始了。在一段简短的欢迎词后,班主任说今天班会课的主要内容就是大家走上讲台进行自我介绍,互相认识一下。听到要走上去自我介绍,我顿觉血气上涌、心跳加速,“害羞”、“内向”、“不见世面”这些词一股脑儿全都贴在我脑门上了,开始琢磨待会要怎么说。班主任在介绍他自己的时候,我只记得这么几个词,他姓吉,是徐师大毕业的,是教数学的,我们是他第一届学生……其他的就是满耳的嗡嗡了。然后,就只见我前面的同学们如多米诺骨牌似的,一个个站走来、走上去、绘声绘色的一番介绍、回到座位,再下一个……很快就到我了。

“加油!”自我鼓励与暗示一番后,我从座位上站起来。接下来的时间,就似梦游一般,不知道怎么飘上了讲台,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不知道怎么走了下来。我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情是,我的腿一直在激烈的抖动。所幸有讲台。

44个人的介绍大概用了一个小时,可是我还是只认识同宿舍的10个男生。甚至连班级上另外两个男生叫什么,住在哪个宿舍都没弄清楚。但,毕竟我们这群人在这里相逢了,有了一个美好的开端。

之后,晚自习开始了,我感受到的是有着上千人的教学楼的宁静,以及这个学校即将展现给我的强大的魅力。

这就是我来到师范后的第一个晚自习,足以让我铭记一生,但又几乎什么也记不起的梦境一般的夜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