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写停停,距离上一篇已经有了一年半的时间了。期间,有些同学问起过,什么时候能够上新。我说,这是记忆,上不了新了。

是呀,这是记忆,是许多人共同的记忆,你一言,我一语,那个记忆就跃然纸上了,二十年前的那些人与事好像都不曾离开,你我还都是那时的少年。

这一篇想回忆一下我们的老物理老师。是的,有老物理老师就会有小物理老师。之所以称他为老物理老师,一是因为他的年龄大,二是因为他是我们进入师范后的第一任物理老师。

吴老师给我的第一印象,是一位快乐的老先生。师范第一堂物理课,他提着他的教具箱,步履轻快的走上讲台,张嘴一口雅致的吴侬软语,一下子将的注意力给吸引过去了。那一课讲的应该是力学,开场白后不久,他便从教具箱中拿出几块木头,俯下身来,在讲台旁摆弄起来。同学们都好奇的伸长了脖子,想看看吴老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戏法。几分钟后,他站起身来,说了句“好了”,我们再次看去,一座拱形桥已然成型。这还没有结束,吴老师站在桥旁给我们讲了拱形桥的受力原理后,纵身上“桥”,还在“桥”上晃悠了几下,亲自演示了“桥”的承受能力。这一课,让我至今想来,犹在眼前。因此,我断定,这是位慈祥的老先生,以后的物理课有意思了。

吴老师给我的第二印象,是一位严实的老先生。当我们还沉浸在第一堂物理课的欢乐中时,吴老师逐渐开始显露出他“本来”的面目了。吴老师很严谨,黑板上板书的公式永远和课本上一模一样,那些字母就如同印刷体一般;遒劲的粉笔字写在黑板上,就像是在展示书法。吴老师很严肃,上课有人打瞌睡,他便拿起粉笔头精准的做起了“抛物线”运动,那个落点的精度没得说,大家都心生敬佩,感慨道:“只有物理老师才能做到”!吴老师很严厉,期中考试拿着重点高中的试卷让我们考,全班没一个90分以上的,考完后他面沉似水,痛心疾首,不由分说,拉着我们补了好多节课。

就这样,老物理老师带着我们走过了师范一年级。那一年,除了第一节课我是肆无忌惮地快乐着的,其他时候多多少少有点如履薄冰的感觉,但也是这种感觉,让我们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对课堂与老师的尊敬。当年,为师当如此!

工作以后,学校给我安排的宿舍在吴老师家楼上。我们同一个楼道进出,经常能够与他遇上。此时,感受到的,更多的是他的随和,手里经常捧着只杯子,整天乐呵呵的。时不时会问上一句:小朱,吃饭了没?小朱,谈对象了没?小朱,买房了没?……